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雨夜

甘孜日報    2019年05月24日

      ◎劉伯毅

      傍晚,下起了小雨,為久旱的大地清洗滋潤了一番,走到陽臺上,看住宅小區內那些路燈光下雨中舒展的花木,閃著光影的樹葉,涼風伴著雨絲拂過,心情很是舒朗。

      雨是大自然的精靈,是生命的源泉, 也是我們這個星球的滋潤劑。相對于白天落雨,夜雨更受到人們的歡迎,因為白天來去匆匆,有許多事必須做,如大人上班小孩上學,雨天有所不便。夜雨既不妨礙交通,又不影響人們的工作生活秩序。白天晴朗,夜晚落雨,應該是一舉多得的好事。

      雨落農家,無論是春夏秋冬,從屋檐下滴出的水,總有幾分恬適,幾分優雅。村莊與田園理應是雨的歸處,農舍的主人或耕或種,或動或靜,都與雨水相關。人與雨水親昵著,一幢幢房屋在雨中靜默著, 一株株大樹在雨中搖曳著,大自然才顯現出詩情畫意。

      雨灑城鎮,鋼筋水泥矗成的“森林”是麻木的,知會不了雨的情懷,只有大街小巷,五顏六色的傘在呼應著雨的來臨。雨打著傘,傘游動在街市,五顏六色,影影綽綽,綴成城市風景, 有時甚至有夢境般的感受。

      因為下雨, 人心境寧靜多了, 此時聽雨也是很好的選擇,無論是纏綿多情的春雨,奔騰豪放的夏雨,還是凄清悠遠的秋雨,冷涼瑟瑟的冬雨,每一種雨聲都各有各的韻味,就像生活一樣多彩多姿。有的雨多愁多思,一唱三嘆;有的雨如絲如線,靜謐幽雅;有的雨激烈豪放,呼嘯奔騰。

      想想古人雨夜的生活情愫也很有趣味,陸游聽了一夜春雨,天明又品咂起深巷杏花叫賣聲。但是,冬天雨又很兇猛,陸游“夜闌臥聽風吹雨”,勾來鐵馬冰河入他的夢魂。孟浩然在春天的夜雨中睡了一場好覺,醒后卻不禁擔憂夢里花落知多少, 這一擔憂被中華大地處處吟誦?!耙褂曇舸壕? 新炊間黃梁,” 杜甫難得在夜雨中有這樣高興的句子和生活。女詞人李清照是濃睡還未消殘酒,迷糊中就懂海棠已是綠肥紅瘦, 比丫環熟悉生活多了?!昂蔚憊布粑鞔爸?,卻話巴山夜雨時”,李商隱在夜雨中,想象未來團聚時的溫馨甜蜜, 反襯現時的孤單冷清,讓人嘆息。

      聽雨之妙,全在于心平氣和。人在鬧處是聽不見雨聲的,即便身在靜處而心在鬧處,亦是聽不得雨的。雨聲覆蓋萬籟而不留余地,有了雨聲,其它雜音都消融瓦解,讓人感到這天地之間除了雨聲,別無他聲,雨聲持續不斷,反倒使周圍顯得寧靜,是讀書靜思寫作的好時光。無論是細雨纏綿,還是大雨滂沱,手執一卷,靜對風雨,雖有與風雨同飄之感,但坐在自家書桌前,會覺得遮風擋雨的家更安寧,心態更平和,讀書也更容易讀進去,雨夜也顯得富有詩意。


  • 上一篇:金銀花開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