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槐樹

甘孜日報    2019年05月24日

      ◎杜明權

      每一種植物,對我們人類來說,都非常重要,我們離不開植物那間接或直接的精心呵護?;筆饕膊煥?,雖然它不屬于果樹類,但它離我們人類還是非常貼近的?;筆饔泄?、刺槐、龍爪槐、紫花槐等,種類不同,花期則不同,刺槐四五月,國槐七八月開花。刺槐又名洋槐,原生于北美洲,大約兩百年前引種入中國。

      國槐是中國“最故鄉”的一種樹,生長在桑梓之地,槐花一開,常?;峁雌鴇塵胂緄撓巫幽橋ㄅǖ幕誠韁?。它全身都是寶,“裊裊秋風多,槐花半成實”,皮、枝葉、根、花蕾、花及果莢均可入藥,木質堅硬,是造房制家具的好材料,且花可食,花蕾可制成“槐米”,制成素雅清心的槐米茶。草木無言,許許多多卻總是默默地賜予我們人類以食物,給我們人類以幫助。

      槐樹不擇生長環境,貧瘠干涸之地,山崖邊,峭壁上,曠野里,田邊地巖,都能找到它們的身影。春風過處,槐樹風姿綽約,玉樹臨風,幽香四溢,高雅如白面書生,秀麗如待嫁處子??贍芤蛭?,人們覺得槐花花色過于渲染了清冷,孤寒如霜,即使俏麗絕塵,所以,也很少有人栽植在自家的房前屋后。

     “竹深門閉亂藤垂,隱幾觀書欲倦時。長嘯不知風起處,槐花吹落戲鵝池?!痹誆俗雍恿饔?,國槐是土生土長的一種樹,是菜子河兩岸的土著居民,無需栽培,無需澆灌,自然生長,自我繁衍成林。它傳統而志趣高雅,在高大喬木面前,它略顯矮小,但也可攀升到二十余米,不卑不亢,不嬌氣,它耐寒耐旱,平和,靜寂,幽香。

      在大家眼中,槐樹屬于雜木一類,人們覺得用途不大,又占土地,遮掩莊稼獲取日光,便被陸陸續續砍伐了,在菜子河流域,國槐的身影越來越稀疏,而刺槐也不太多,只是零零星星地散在山野里,一株兩株,孤零零的,很少能夠成林。物以稀為貴,在我眼里,清香四溢的槐樹,甚是珍貴,在菜子河流域已經屬于珍稀樹種了。

      槐花是花中最聰明的花,一些槐樹把開放的時間選在了不寒不熱的四五月間,清明與谷雨前后,萬花紛紛凋謝,慢慢結籽,大多開始著生命的下一個歷程,此時此刻,在櫻桃樹已經結滿酸酸甜甜、胡豆大小的紅色果實的時候,槐花在春雨春陽中悄然登場,不急不躁,給柔美多姿的四月增添了廣闊的詩情畫意?;被ǖ慕喟茲┗?,花序一串串地掛著,對生或互生的綠葉護著花穗,陣陣幽香,在空氣里醞釀,讓人陶醉?;被ㄊ腔ㄏ芍械拿瑯??;被ú喚鍪巧蝦玫拿墼椿?,蜜蜂的偏愛,也是我特別喜歡的花種之一,花序如一簇簇??康陌綴?,純潔無暇,天然呈現出愛情的美麗姿容。

      清明過后,菜子河流域第一聲春雷的巨響,昭示著萬物已經極度活躍,山間坡地的槐花綻放得冷靜而圓滿,一串串沉甸甸地掛著,一樹又一樹簇擁的綠葉,遮不住滿樹鮮花的茂密繁盛,花序輕輕垂下,暗香浮動,純潔如月光,“酒酣笑語秋風里,誰道槐花更起愁”,恍若在懷春中禁不住溢出了淡淡的幽怨,似梨花帶雨,然而哀而不傷,像在祭奠這快要消失的暮春時光。綠柳拂岸,香槐懷春,而縱情地展萼吐蕊的槐樹,花團簇簇,恍惚白色的火焰,又好像以熱烈的情懷迎候夏天的到來。

      天上有月光綻放,地上有槐花搖曳,“月入宮槐槐影淡,化作槐花無數”,月光與槐花,兩者都深得了造物主的精髓與秘訣,同樣地幽香、靜謐、冷艷而秀麗。

      四月中下旬間隙,谷雨前后,大地煙雨迷蒙,天空雷聲轟然,槐樹在曠野里舒枝展葉,經幾日的春雨洗滌和澆灌,滿樹密集的葉片鮮綠欲滴,潔白無瑕的花序更加搶眼,在和風細雨里顯得更加風姿綽約,它無時無刻給我們展示著一種至純至雅的柔婉之美。

      年年槐花,今又槐花。庭院內抑或于庭院外,穩置一方木桌,邀一二友人,幾碟下酒小菜,斟滿隔年的桂花酒,上一點菊花茶,陳一盤自制的槐花糕,就著滿庭的月光、朦朧的燈光,傍著靠椅,淺斟慢飲,讓滿樹槐  花那游動的醇厚幽香,沁入肺腑,滌蕩心扉,洗濯積淀一身的塵埃,讓山間泉水聲穿過春天空靈的夜色叮咚而來,依附于大自然,融匯于大自然,豈不快哉!

      槐樹的花期一過,轟轟烈烈的夏天便如期而至,在莽莽蒼蒼、郁郁蔥蔥的菜子河流域,一年復一年,周而復始,每一季節都展示著它旺盛強大的生命力。
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金銀花開